zonzt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超維術士討論-第2530節 城堡驚變看書-fqoo0

超維術士
小說推薦超維術士
歌洛士的故事已经讲完。
简单来说,就是茉笛娅在很小的时候就看上了歌洛士,只是因为种种原因,茉笛娅没有第一时间得到歌洛士。或许就是因此,歌洛士成了她的一个执念,哪怕近十年过去了,她也没有彻底放下。
“也就是,两小无猜变成了强取豪夺。”多克斯右手摸着下巴,一脸“我明白了”的表情总结道。
无限之重建主神 哥老子
歌洛士有些瑟瑟发抖的回道:“……我和茉笛娅不是两小无猜,我只是小时候见过她几面。”
多克斯却是没去管歌洛士的回答,依旧自言自语的喃喃道:“这好像就是那些女巫喜欢的逃跑丈夫系列小说的典型案例啊。”
歌洛士继续发抖,弱弱道:“……我没有逃跑。”
多克斯还是没看歌洛士,而是眼睛一亮,仿佛有小灯泡在他脸庞闪烁:“难怪之前那个皇女会对你说,要么和她融为一体,要么成为她的宠物。看来,她对你是真爱啊。”
歌洛士表情倏地一怔,有些不敢思议的看向多克斯:“大,大人怎么会知道这件事?”
多克斯这回倒是回答了,笑眯眯道:“当时我在旁边看着啊,她对你可比那个自称魔王的小子,要温柔很多。”
歌洛士听到这,脸色却是有些苍白,嘴唇也在发抖。
安格尔看了眼歌洛士的表情,又看了看多克斯用奇怪的语气说着“温柔”,心中大概懂了,此温柔可能不是彼温柔。
“说起来,你能在她那般的诱惑与对待下,还能坚持着不臣服,这倒是让我有些另眼相看。”多克斯深深看了眼歌洛士,说道。
安格尔听到这里,有些明白为何多克斯之前对歌洛士的评价是:有点意思。
想来,就是因为看到了这一幕吧。
得到多克斯难得赞赏的歌洛士,却是没有一丝喜悦之情,低下头垂着眼眉,用极轻的声音喃喃道:“我也不是没想过臣服……但,布雷泽就在旁边,他也没有选择臣服,我怎能摇尾乞怜。而且,我也不想在别人面前,暴露我内心其实很脆弱……”
歌洛士的嗫喏低语,让气氛染上了一丝感性。
梅洛女士看着眼眶微微发红的歌洛士,本来不想作评价,最终还是低声安抚了一句:“你已经做的很不错了。”
安格尔没有说话,但他也同意梅洛女士的话。
歌洛士的内心真的脆弱吗?安格尔不知道当时具体发生了什么,但看多克斯对他的评价可知,至少在他看来,歌洛士做到了“另眼相看”的地步。
哪怕歌洛士是如自己所说,想要掩饰内心脆弱,或者不想被布雷泽看不起,但以结果论的角度来看,至少他硬抗到了最后,这就足以了。
“啧啧啧,居然哭了,这就难看了。”多克斯适时打破了静谧的气氛:“其实那个喜欢自称魔王的小子,表现的比你更好,但我对他关注反而没有你高。就是因为,你从内至外都散发着象牙塔乖宝宝的味道,你的反差让我对你另眼相看,但现在嘛,看来我还是看走眼了,象牙塔还是那个象牙塔。”
歌洛士一听多克斯这话,立刻深吸一口气,将有些酸涩的胸中情绪,强行按捺住了。
但多克斯依旧轻轻摇摇头:“没有意思了。”
这句话是对着安格尔说的,安格尔也明白他的意思,多克斯这是准备将歌洛士的评价,从“有点意思”改成“没有意思”。
但多克斯是真的因为歌洛士红了眼,就说没有意思了吗?
安格尔觉得,可能不是。
大概率只是吃完了瓜,听完了八卦,好奇心被满足了,就倦了。这就和某些欲壑很好填的人一样,只要纾解了,那就可以无情走人了。
而被消费了的歌洛士……大概会记着多克斯的话,记很久很久,如果心思再稍微敏感一点,可能到死的时候都如鲠在喉。
不过,安格尔也没有替多克斯解释的意思,在他看来,歌洛士被打击一下,也挺好的。
歌洛士或许内心真的敏感脆弱,但经过多克斯这一打击,未来真出现了类似的情况,他或许就能想起多克斯的话,然后咬咬牙,像这次一样,硬扛着、装坚强也要装过去。
“既然你的故事已经说完了,你可以先下去了。”安格尔看向歌洛士。
歌洛士犹豫了一下:“大人,我可以再说几句话吗?”
安格尔没有拒绝,示意他说。
“我其实真的和茉笛娅没有那么熟悉,她的那些骑士卫队不找上我,我都不记得有这号人物了。所以,绝对不是两小无猜。”
“而且,我也觉得茉笛娅没有像这位大人所说的那般喜欢我。她让我选择,要么和她融为一体,要么成为她的宠物。”
“这两个其实都不是好的选择,与她融为一体,听上去好像是某种暗示,但在我看来,她可能就是字面意思,只要我被她吃下了肚子,就算是融为一体了。至于成为宠物,下场不也是任她予取予夺吗?”
歌洛士解释完自己与茉笛娅真的没有暧昧关系后,又再次道歉,表达了自己的愧疚之意。
歌洛士:“那我就先退下了,我去照顾布雷泽。他……其实很好。”
歌洛士在说“去照顾布雷泽”后,稍微停顿了一会儿,似乎想要说什么,但最终却只憋出了一句“他很好”的言论,便退了下去。
“话说一半,怪里怪气。”多克斯摇头叹道,“本来还以为能听到关于那个爱自称魔王的小子,有什么八卦呢,结果什么都没说就走了。”
“你看戏已经看饱了,还差那一点点八卦?”安格尔随口应了一句。
多克斯耸耸肩,没有再说什么。
安格尔这时却是转头看向梅洛女士:“听完了歌洛士的故事,你可有什么评价?”
梅洛女士想了想:“一出荒诞剧。不过,发生地在古曼王国,倒是可以理解。”
安格尔:“我的意思是,你觉得皇女内心的执念,真的迫切到,要不顾一切的抓住歌洛士,甚至不惜连你们也一起受牵连?”
梅洛女士沉思片刻:“不知道,从表面上看好像不至于连我们也一起被牵涉,但那个皇女的性格很怪,或许真的能做出这种事。”
安格尔:“她把你们抓进牢狱后,并没有来见过你吧?”
梅洛女士点点头:“除了布雷泽和歌洛士,还有受伤的亚美莎,我们其他人都没见过皇女。”
安格尔沉吟道:“这点也很奇怪,她看上去是真的不在乎你们是谁。”
梅洛女士:“或许,真的是她性格的原因。”
安格尔看向对面的多克斯,意思是想询问他的看法。
不过,多克斯却是一脸无辜道:“我该说的之前都说了,我对她没什么看法,这件事背后的情况,我也不知道。”
多克斯说的很笃定,但安格尔却一点也不相信。多克斯肯定是在皇女城堡发现了什么,否则他之前为何要提到“眼前的利益”,还怂恿安格尔去和皇女斗。
不过,多克斯不愿意说,安格尔也没再细问。这里的真相,终归是有答案的,实在不行,派出多多洛来,保准能看到什么东西。
多克斯话毕没多久,梅洛女士突然道:“咦,老波特出来了。”
安格尔顺着梅洛女士的视线看去,果然看到了老波特从后厅的方向,向着这边走来。
安格尔呼出一口气:“算了,这事交由其他人去查吧,她敢动野蛮洞窟的人,不管什么理由,肯定会找出答案的。”
顿了顿,安格尔对梅洛女士与多克斯道:“你们随意,我找老波特有些事交代。”
话毕,安格尔没有说其他话,直接站起身朝着老波特迎过去。
老波特看到安格尔走来,眼神与表情中都带着激动,嘴唇甚至因此有些颤抖。这种神色安格尔看过很多次,只要进过野蛮洞窟的,几乎就没有不露出讶异之色的。所以,不用问安格尔都知道老波特想要说什么。
老波特正想开口,安格尔便打断道:“有些事这里不方便谈,去之前那个密室说。”
神級天 未語淺
老波特立刻点点头,就想要跟上。
安格尔这时又道:“对了,你安排一下这些天赋者再来,我先过去等你。噢,还有,外面有巡逻卫兵,估计很快就会过来,你应付一下。不用担心,我在外面设置了幻境,他们发现不了里面的情况,就算带进来,也只是进的幻境。”
“至于更详细的情况,你可以向梅洛女士了解。”
话毕,安格尔不给老波特说话的机会,便先一步离开了大厅。
老波特虽然很想跟着安格尔过去,尤其是他此时特别想交流梦之旷野的事,但安格尔都这么下令了,他也只能向办这边的事。
因为急着想去见安格尔,老波特做事变得特别利索,第一时间就先去找梅洛女士了解情况。
而梅洛女士此时正想离开,她可不想继续跟着红剑多克斯坐在一桌。但看到老波特过来,她还是停了一下。
甜蜜追妻:女人投降吧
老波特正欲开口,一旁的多克斯却是先一步道:“超维巫师不是说找你有事吗?”
老波特恭敬回道:“外面有巡逻卫兵正向着这边走来,大人便让我先处理外面巡逻卫兵的事,这些事比较紧迫。等处理完,再去找他。”
多克斯低声自喃:“真是这样吗?”
老波特:“是的。”
多克斯脸上有些怀疑,他总觉得安格尔一个人离开,有点怪,但多克斯说的也是没问题的。
霸道老公難伺候
“算了,不想了。”多克斯慨叹一声,拿起酒杯开始有一杯没一杯的饮起来,脑中思绪重新转到了该如何和那只王冠鹦鹉对战上。
老波特见状,赶忙向梅洛女士询问起了皇女城堡的情况,好判断如何应对那些卫兵。
而在梅洛女士向老波特简述发生之事时,另一边,安格尔已经来到了密室前。
推开密室后,安格尔却并没有进去,而是随手一点,在密室里构建了一个幻象。
如果此时有人在此,会发现密室里的幻象,赫然正是安格尔如今的样子!
而安格尔的真身,在幻象构建好后,便打开了空幻之门,身影没入门中,很快消失不见。
……
多克斯的猜疑是正确的,安格尔的确另有其事,而这件事与皇女城堡有关。
但是,安格尔这次却不是打算再潜入皇女城堡。
而是来到了距离皇女城堡不远的一座无人山丘的顶部,居高临下的望着远处皇女城堡。
紧接着,安格尔从手镯里取出来一个物什。
半晌后,一道幽影从山丘之上闪烁而过,宛若掠过夜空的一头大鸟,直接飞扑进了皇女城堡的范围……
而安格尔,依旧站在山丘之端,遥遥的看着那座依旧热闹不停,光耀闪烁的城堡。
……
夏月爱情 l柳英婕
此时的皇女城堡三层,却是不断的响起哀嚎。
一个又一个仆从,被愤怒至极的皇女,推进了三层房间。没过一会儿,就有仆从惊恐的从里面跑出来。
而皇女则抓住仆从,拿起不知什么做的药剂往他嘴里灌。
所有被她灌了药剂的仆从,都开始出现身体拉伸变形的状况,骨骼的变化,血肉的蠕动,让这群最多不过低级学徒的仆从,纷纷发出的哀嚎。
哀嚎之后,便是惨叫。
身体变异的仆从,没有一个逃过了死亡,最终全都被胀爆,化为了血沫纷纷。
这一批仆从全死之后,皇女那愤怒的目光向后看,又一批新的仆从被带了上来,他们亲眼看到之前仆从的恐怖死法,面对皇女的目光,纷纷害怕的瑟缩颤抖起来。
皇女却根本不在乎这些人的生死,指着他们:“给我进去,快,给我进去!”
仆从的尖叫,无法引起皇女的同情,只会让她更愤怒。
而这时,一只手轻轻拍了拍皇女的肩膀。
皇女愤怒的转过头,发现拍她的却是一直不言不语站在旁边的灰鸦巫师。
“城堡里的仆从已经快死完了,如果他们死了,就没人再能服侍你了。还是放了他们吧。”灰鸦巫师轻声道。
皇女:“不行,绝对不行!如果不试出哪种药剂有效,我不会停止的!人没了,就继续抓,王国里什么都缺,最不缺的就是人!”
灰鸦巫师轻轻叹了一口气。
皇女却是冷笑道:“你别以为我只是为了自己,你的情况也和我一样,你也不看看自己的脸!”
透过一旁镜面的照射,灰鸦巫师能清楚的看到自己的面貌。
他一直戴着的兜帽此时已经被取了下来,因为不取也没办法戴了,他的脸上、头顶上,长满了各色的斑点蘑菇。这些斑点蘑菇此时布满了全身,有大有小,将他的衣服也撑得满满的。
閑潭落花 泠邶
不仅仅灰鸦巫师,站在灰鸦巫师对面的皇女、地上那些从门里逃出来又死去的仆从,都是如此。
全身都长满了蘑菇。
而造成这一切的,正是那只此前被皇女触碰,而炸掉的粉色蟒蛇史莱克姆。
不知史莱克姆被外来者放了什么,当它爆炸之后,大量的雾气开始弥漫,所有沾上这雾气的人,都会开始长出蘑菇。
最先遭殃的,正是皇女与灰鸦巫师。
而长出来的蘑菇,就像是身体的一部分,你割下只会疼痛,且很快就会再长。这恐怖的长势,让皇女感到惊慌。
哪怕这种蘑菇暂时看不出有什么负面效果,但变丑,对皇女而言是无法接受的。
她一向追求最精致的生活,怎能忍受身上拥有瑕疵。
請勿見笑寶寶駕到 染默
所以,她开始尝试调用皇女镇上的各种药剂,并让这些仆从进入房间沾染蘑菇,以此试药。
可到现在为止,没有一款药剂,能抑制蘑菇的生长。
就在皇女愤怒的尖叫之时。
一道诡异的笑声,突然回荡在已然空荡荡的城堡之中。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